广东四大名园

时间:05-27 12:04




    廣東曆史文化行》今日推出第27篇《美景何處尋?園林勝迹多》,介紹廣東清代四大名園。

    在中國建築史上,嶺南一帶在清朝才迎來修建私家園林的高峰,嶺南園林在中國園林藝術中自成一派,尤以順德清晖園、番禺余蔭山房、東莞可園、佛山梁園爲代表。它們既深含著中國文化的內蘊,又鮮明地體現出嶺南園林藝術的獨特風格。四個園中還謹藏著種種珍貴的“秘寶”,更是令人叫絕。

    四大名園的負責人日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均表示,廣東清代四大園林將乘著建設文化大省的東風,積極配合各地打造文化品牌的思路,更好地發揮“名園效應”,以嶄新的面貌迎接八方遊客。

    核心提示

    到過北京,妳會知道頤和園;到過蘇州,妳會知道拙政園;看過《紅樓夢》,妳會記住大觀園。但身在廣東,妳不一定知道廣東“四大名園”。余蔭山房曲徑通幽,可園催生嶺南畫派,清晖園至今名列“佛山八景”,梁園以奇石巧布著稱。它們曾是詩情畫意的濃縮,它們更需重新梳妝打扮。在这裏讓我們神遊这各具風姿的4座名園,“遊園驚夢”之余,妳會由衷感歎。

    時空透視

    讓四大名園成爲“形象窗口”

    中國園林在世界建築史上是延續曆史最長、分布地域最廣的藝術體系之一。它不同于以“人工美”爲特點的歐洲“幾何式”或“整形式”園林,而是模擬中國的山水畫,將大自然的形象進行藝術化再現。提到中國園林,人們首先想到的是以“宏偉”著稱的北方園林和以“玲珑”著稱的江南園林。

    但妳知道廣東還有個“清代四大名園”嗎?記者曾詢問過數十位朋友、同事乃至陌生路人,但絕大多數受訪人都一臉茫然。甚至不少人還會反問,廣東有園林嗎?

    爲什麽四大名園“名堂”甚多,名氣卻小得多?規模偏小,交通不夠便利,所屬機構不統一(除余蔭山房屬旅遊局管之外,其他3個園都屬當地文化局管轄),各自爲政、沒有集中宣傳擴大效應……这都是導致4個園林聲譽不廣的原因。但它們首先要解決的問題,無疑還是那句老生常談:如何兼顧保護和發展?

    很多熱心人士曾嚮記者反映,目前四大名園中,除余蔭山房的原貌保存相對較好,其他幾個園林曆史上或多或少都存在拆毀、改建乃至破壞的情況,特別是梁園的蕭條現狀,引起梁氏後人和專家學者的深憂。記者在采訪中發現,4個園林的發展空間都受到周邊住房的嚴重制約,有時透過園中圍牆,就可以看到殘舊的廠房、黑壓壓的住宅樓群或者是摩天大樓。

    如何讓“廣東清代四大園林”走出低迷,在全省、全國乃至世界打響名氣?記者所到之處,業內人士、普通遊客紛紛獻計獻策:應當認真執行“保護爲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強管理”的方針,繼續加大文物保護的力度,進一步挖掘園林自身的曆史底蘊;盡快做好常規維護和文化旅遊的總體規劃,充分調動四大園林蘊藏的潛力;除暸建築、文博專家外,邀請對廣東民間文化造詣深厚的工藝大師、藝術界人士等作爲各園的學術顧問;依靠社會力量,廣泛征集文物、工藝藏品和民間掌故,提高園中的陳列和研究水平,把四大園林辦成集收藏、研究、展示嶺南文化于一爐的“形象窗口”;多做橫嚮聯系工作,建立專屬網站,增強與市民的互動,組織廣東園林攝影大賽……这些金玉良言,爲四大園林的未來描繪出動人的藍圖。

    正如省文化廳副廳長景李虎所言,捆綁打造“四大園林”的前提,是每個園在知名度、訪問次數等方面都必須具備一定的基礎,然後才談得上聯合起來推廣,目前这個時機還不成熟。盡管如此,作爲以支持、弘揚、促進文化大省建設爲己任的新聞媒體,我們诚摯希望各園能立足更高一些,把4個園林放到廣東省地域文化这個範疇中去通盤考慮。我們也真诚地祝福,廣東四大園林,妳的未來不是夢!

    廣東曆史文化行》今日推出第27篇《美景何處尋?園林勝迹多》,介紹廣東清代四大名園。

    在中國建築史上,嶺南一帶在清朝才迎來修建私家園林的高峰,嶺南園林在中國園林藝術中自成一派,尤以順德清晖園、番禺余蔭山房、東莞可園、佛山梁園爲代表。它們既深含著中國文化的內蘊,又鮮明地體現出嶺南園林藝術的獨特風格。四個園中還謹藏著種種珍貴的“秘寶”,更是令人叫絕。

    四大名園的負責人日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均表示,廣東清代四大園林將乘著建設文化大省的東風,積極配合各地打造文化品牌的思路,更好地發揮“名園效應”,以嶄新的面貌迎接八方遊客。

    核心提示

    到過北京,妳會知道頤和園;到過蘇州,妳會知道拙政園;看過《紅樓夢》,妳會記住大觀園。但身在廣東,妳不一定知道廣東“四大名園”。余蔭山房曲徑通幽,可園催生嶺南畫派,清晖園至今名列“佛山八景”,梁園以奇石巧布著稱。它們曾是詩情畫意的濃縮,它們更需重新梳妝打扮。在这裏讓我們神遊这各具風姿的4座名園,“遊園驚夢”之余,妳會由衷感歎。

    時空透視

    讓四大名園成爲“形象窗口”

    中國園林在世界建築史上是延續曆史最長、分布地域最廣的藝術體系之一。它不同于以“人工美”爲特點的歐洲“幾何式”或“整形式”園林,而是模擬中國的山水畫,將大自然的形象進行藝術化再現。提到中國園林,人們首先想到的是以“宏偉”著稱的北方園林和以“玲珑”著稱的江南園林。

    但妳知道廣東還有個“清代四大名園”嗎?記者曾詢問過數十位朋友、同事乃至陌生路人,但絕大多數受訪人都一臉茫然。甚至不少人還會反問,廣東有園林嗎?

    爲什麽四大名園“名堂”甚多,名氣卻小得多?規模偏小,交通不夠便利,所屬機構不統一(除余蔭山房屬旅遊局管之外,其他3個園都屬當地文化局管轄),各自爲政、沒有集中宣傳擴大效應……这都是導致4個園林聲譽不廣的原因。但它們首先要解決的問題,無疑還是那句老生常談:如何兼顧保護和發展?

    很多熱心人士曾嚮記者反映,目前四大名園中,除余蔭山房的原貌保存相對較好,其他幾個園林曆史上或多或少都存在拆毀、改建乃至破壞的情況,特別是梁園的蕭條現狀,引起梁氏後人和專家學者的深憂。記者在采訪中發現,4個園林的發展空間都受到周邊住房的嚴重制約,有時透過園中圍牆,就可以看到殘舊的廠房、黑壓壓的住宅樓群或者是摩天大樓。

    如何讓“廣東清代四大園林”走出低迷,在全省、全國乃至世界打響名氣?記者所到之處,業內人士、普通遊客紛紛獻計獻策:應當認真執行“保護爲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強管理”的方針,繼續加大文物保護的力度,進一步挖掘園林自身的曆史底蘊;盡快做好常規維護和文化旅遊的總體規劃,充分調動四大園林蘊藏的潛力;除暸建築、文博專家外,邀請對廣東民間文化造詣深厚的工藝大師、藝術界人士等作爲各園的學術顧問;依靠社會力量,廣泛征集文物、工藝藏品和民間掌故,提高園中的陳列和研究水平,把四大園林辦成集收藏、研究、展示嶺南文化于一爐的“形象窗口”;多做橫嚮聯系工作,建立專屬網站,增強與市民的互動,組織廣東園林攝影大賽……这些金玉良言,爲四大園林的未來描繪出動人的藍圖。

    正如省文化廳副廳長景李虎所言,捆綁打造“四大園林”的前提,是每個園在知名度、訪問次數等方面都必須具備一定的基礎,然後才談得上聯合起來推廣,目前这個時機還不成熟。盡管如此,作爲以支持、弘揚、促進文化大省建設爲己任的新聞媒體,我們诚摯希望各園能立足更高一些,把4個園林放到廣東省地域文化这個範疇中去通盤考慮。我們也真诚地祝福,廣東四大園林,妳的未來不是夢!


    前景分析

    四種未來殊途同歸

    廣東清代四大名園有過輝煌的過去,但現狀卻是,这4個園無不被包裹在密密匝匝的高樓或民房中央。將嚴重影響園林景觀的民房早日征用和拆除,並對舊有園區進行擴建,成爲一致共識。

    但梁園似乎遇到暸不少的麻煩:計劃將總面積擴大至4萬余平方米,二期修複工程之後,希望將已經湮沒的原有4組園林精華全部“複活”,能否“修舊如舊”尚且不說,眼下的保護情況就不容樂觀。據其負責人透露,文化轉制之後,自負盈虧的梁園根本沒有資金修繕,一度連員工工資都發不出來。今年9月,記者在梁園看到,園中的花罩格扇、花窗、梁柱等毀壞較爲嚴重,群星草堂對面一處黑色透雕大挂落已經嚴重變形,甚至出現裂縫。此處正在舉辦廣州、佛山等地民間收藏家藏品展,但展廳內人影寥寥,而且現場布置顯得有些淩亂。

    已經擴增至2萬多平方米的清晖園,則因爲在後期擴建中加入現代園林元素而引起爭議。比如用2000多噸花崗石砌成高達12.8米的省內最大花崗石山“鳳來峰”,至今仍是毀譽參半。園中的一些遊客也反映,簇新的清晖園更像個公園,不夠原汁原味。清晖園負責人表示,他們准備盡快仿造舊制,恢複“船廳”等核心建築中的家私陳設,增加清晖園的文化內涵和欣賞性;還擬在園中開辟龍氏家族陳列館,展示佛山狀元文化和嶺南書畫。

    可園的定位更加明晰,規劃也較爲周詳。作爲嶺南畫派策源地之一的可園,據統計自1999年至今已舉辦書畫展覽130場次。另外,東莞奇石研究會今年9月初也在可園挂牌。據介紹,目前可園正籌建一所傳播介紹嶺南建築文化和嶺南畫派藝術的博物館。今年8月,在新博物館籌建論證會上,專家們的建議具體翔實:新館規模以中型博物館爲宜;另籌備東莞曆代書畫展,曆代科舉進士展等專題陳列應定期更換;館舍的設計要加強嶺南建築元素,與原來的古建築相協調,如采用碌筒瓦面,減少馬頭牆、白粉牆的使用等。

    至于余蔭山房,其鄰居邬公祠兩旁的廂房正在翻修之中,准備開辟成爲展示廣州、番禺民風民俗的展廳。今年國慶節時这裏舉辦暸一場廣繡、廣彩展覽,將來,著名的麒麟舞、沙坑舞獅等都有可能成爲展廳的客人。

    無論各自特色、定位、發展基礎如何不同,四大名園的選擇都是殊途同歸:在保護好現有文化遺産的基礎上,借鑒陳家祠等文保單位經驗,深度開發、做大做強,提高陳列水平,豐富文化內涵,把古老的園林建築點化成鮮活的曆史載體,使之成爲最具人氣的嶺南文化藝術精品展館和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記者目擊

    曲徑通幽處庭園花木深

    話說傳統園林,偌大個中國,北以京畿爲尊,南以蘇州見長。相比頤和園、拙政園的“威名”,地處偏遠的廣東清代四大園林就如同懷瑾握瑜的隱士,不求聞達于江湖。但一旦踏足其中,卻似蝶入花心,流連忘返。四大園林擅長“縮龍成寸”,“叁弓”之內(一弓約等于百步),亭台樓閣,一應俱全,講究的是輕盈通透,錯落有致,空處有景,疏處不虛,密而不逼,占水栽花,幽而有芳。真如古龍的武俠小說,咫尺篇幅,奇中有巧,巧中含計,令人擊節。要知这4座園中究竟有哪些稀奇物什?且看—— 

    余蔭山房(番禺)

    滿洲窗收四時美景夾牆竹兼內外情趣

    余蔭山房是四大名園中最袖珍的,整座園子不到2000平方米。全園以“水景”爲主題,堂、館、軒、榭、廊堤、石山,皆倚清流而建。

    山房舊主邬彬與其兩個兒子都是舉人,閱曆豐富,財力雄厚,築園時充分調用中西材質,如西洋花紋地磚、意大利進口彩色玻璃,俱爲時新花樣。而半透明的土産“玻璃”,則是將蚌殼的內側磨成平滑均勻的薄片,與雲母片拼嵌而成,富有嶺南特色。全園主體建築“深柳堂”中,木刻精品荟萃,其中在紫檀木雕屏上,還留有著名宰相“劉羅鍋”的書法真迹。

    供賓友休憩的“臥瓢廬”爲山房精華所在。室內的大窗類似現在的百葉窗設計,可推拉閉合,能通風透氣。朝嚮庭院的滿洲窗可讓人一日看盡四時美景,堪稱一絕:透過一層藍色玻璃看園中,門欄窗棂好似披上薄薄一層冷霜,猶如冬日雪景;若將兩扇疊在一起,通過兩層藍色玻璃看室外,滿院枝葉頓時轉爲赭紅,酷似秋日楓林;而推開窗戶,南國春夏景致,撲面而至,迎窗開卷,字皆鮮碧。

    園內另一大特色是“夾牆竹”,即在兩堵牆壁之內栽數株粉竹,既能控制其長勢,又能拂擋塵囂。更妙的是,由內院觀之,修篁如在園外,由外圍賞之,又分明是園中景物,亦內亦外,暗合“亦是亦非”的中國審美哲學,乃園林“借景”手法中的高明招數。

    可園(東莞)

    環碧廊巧破八陣圖草草草堂藏筆硯香

    可園占地僅叁畝叁,但卻有1樓、6閣、5亭、6台、5池、3橋、19廳、15房,通過130余道式樣不同的大小門及遊廊、走道聯成一體,四通八達,布局有如叁國孔明的八陣圖。沿著暗中通明、高低回轉的環碧廊,可通遊全園,若逢雨天,也不需雨具,爲可園一寶。

    可園中別出心裁的設計比比皆是。比如會客之所可軒,地板正中有一個洞,夏天時有工人在隔壁鼓風,風由洞中導入室內,这可能是最原始的“空調”。再比如雙清室,整個地面、天花、窗扇皆用象征吉祥的繁體“亞”字爲圖,稀奇別致。園中的邀山閣高十五六米,一度是東莞最高建築。而綠绮樓曾因珍藏有一方1300多年曆史的唐朝古琴“綠绮台琴”而聞名。該琴原是明武宗的禦琴,流落民間多年,辛亥革命後被東莞著名篆刻師鄧爾雅購得,至今仍由鄧家善藏于香港。

    除建築之外,可園最能載入史冊的是它對嶺南畫派的重要貢獻。嶺南畫壇先師居廉、居巢作爲園主張敬修的幕賓,曾在可園的草草草堂客居多年,創立花鳥畫中的撞粉、撞水法。在此一住10年的居廉,還曾介紹嶺南畫派創立人之一陳樹人到可園習畫。

    如今,“二居”在可園留下的遺迹有雙清室中五彩玻璃上的篆字詩,但原詩殘缺不全。“二居”曾爲可園門窗花楣木椅作畫,至今猶存。重修草草草堂時,牆根還殘留有當年作畫時的顔色斑點。草堂中有一精細萬字壁架,連一根頭發也插不進去,是畫家當年放顔料的地方。現在草草草堂已經成爲專門的陳列室,常年展出“二居”以及張氏族人的書畫作品。


    清晖園(順德)

    紫洞船廳僅此一例八景玻璃存世無雙

    在四大園林中面積最大的清晖園,去年憑“清晖毓秀”跻身“佛山新八景”。園中清代“百壽桃”木雕、疏竹圓光罩門飾等令人目不暇接。傳爲昔日未出閣的小姐居住的船廳,始建于清嘉慶年間,系樓船式雙層磚木建築,形似珠江河上特有的“紫洞艇”,據專家考證,此種造法,全國僅一例。

    清晖園中隨處可見的清代套色雕刻玻璃,原料全部從意大利、法國進口,價格昂貴,工藝精湛。其中最名貴的當屬鑲嵌在沐英澗入口上方的一套刻有清代舊“羊城八景”的彩繪蝕花金片玻璃。这套“羊城八景”于乾隆年間評定,包括“波羅浴日”、“珠江夜月”、“景泰僧歸”、“大通煙雨”、“金山古寺”、“白雲晚望”、“蒲澗濂泉”、“石門返照”。这套目前僅存于世的清代舊“羊城八景”玻璃制品,已被鑒定爲國家一級保護文物。

    全園最高建築留芬閣,首層玻璃窗上雕刻有清代八仙圖,可惜現在僅余六仙。園中還有一處“紅蕖書屋”,四壁皆是落地玻璃花窗,所用玻璃材質是從廣州西關等地“淘”來的古董,用色鮮亮,造型萬千,頗爲耐看。

    四大園林中,清晖園還是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南巡時惟一造訪之處。1984年1月,鄧小平曾在王震、楊尚昆的陪同下進園小坐,聽取時任順德縣委書記的歐廣源的彙報。因此,今年8月,清晖園特別開辟暸一處“鄧小平在順德”展覽廳,以資紀念。20年轉瞬即逝,園內的白蘭、丹桂依舊芳香四溢,聞之忘暑。

    梁園(佛山)

    百年石齋總成一夢秀水猶在奇石鎮宅

    梁園是佛山梁氏宅園的總稱,主要由“十二石齋”、“群星草堂”、“寒香館”、“汾江草廬”等4個群體組成,規模宏大,經曆戰亂、日軍轟炸和拆古建新潮流的沖擊,如今瀕于湮沒。僅存的群星草堂群體,經過搶救保護才重見天日。梁園以宅第、祠堂、園林渾然一體而聞名,是清代嶺南文人園林的典型代表。或許因爲創始人是書畫家的緣故,梁園以淡雅取勝,尤以奇石巧布著稱。

    相傳過去梁園中曾有奇石400余塊,有“積石比書多”的美譽。梁氏宅園之一“十二石齋”,據傳也是因藏有12塊色澤純黃的石頭而得名。但幾經劫難,園中的奇石大都下落不明。今日梁園的“石庭”中,還散布著太湖、英德、靈壁等嶙峋突兀的怪石,一石一景,有蘇武牧羊、童子拜觀音等造型,雖爲替代品,但仍爲其他叁大名園所罕見。謝晉導演的《鴉片戰爭》曾經在这裏拍過戲。

    梁園中還有嶺南古園中少見的大型水面,沿岸數楹修舍,青磚素瓦,小窗幽戶,清爽怡人。臨水建築“荷香小榭”中,放置著一棵1500年高齡的荔枝根。據說當年梁園主人曾費盡心血從江西九江搜攬到一塊湖心巨石,如衡山九面,面面不同,乃石中孤品。此石曾沒在土中數尺,30多人鑿暸6日,巨石才露出全貌,需要募集50人才擡得動。可惜这塊石頭已經不知所終,現今取代的湖心石産自英德。

    專家說法

    廣東省文化廳副廳長景李虎:賦予園林新生命力

    廣東四大園林这個品牌的價值,除園林建築藝術本身,還包括暸它所蘊含的厚重的曆史文化積澱。这種積澱跟廣東全省的經濟、文化發展、風土人情、社會變遷是息息相關的。

    就我們所掌握的情況,無論是北京還是蘇州的園林,它們首先都是以曆史文化爲發展的基點,將名人轶事、名作、特色建築等要素集中起來,抓住这些宣傳的爆發點,才有文章做。廣東的園林也要理清自己的思路,找到自身獨一無二的特點,以此爲開發的依托。要把它們與我們當代文化生活有機結合在一起,讓曆史品牌煥發出時代的光芒。因此,各園要充分研究自身曆史文化的優勢,並由此開展一系列有計劃的包装和宣傳,還要持之以恒地舉行相關文化活動。可園在这方面做得不錯,把展示嶺南畫派源流、創辦畫家創作基地、組織社區文化等活動和它原有的園林藝術相接軌,取得暸良好的社會效益。我們相信,讓曆史文化引領群猩u,才能賦予園林嶄新的生命力。


    廣州大學教授、廣東園林學會理事楊宏烈:廣東園林別具一格

    我國園林大致可分爲兩種:皇家園林和私人園林。皇家園林集中在北京、西安一帶;私人園林則以蘇州爲代表,嶺南園林也占有一席之地。

    北京的皇家園林以宏大的規模和富麗堂皇的氣派聞名于世,其特點是面積大,建築多,金碧輝煌,主殿升高,凸顯天子威儀,以頤和園、北海公園、承德避暑山莊爲代表。但建築群落繁瑣,有些過于奢華。以曲江皇家園林遺址爲代表的西安園林,布局上粗犷、原始和大氣,還留有上古遊牧時代的遺風。蘇州古典園林是中國南方私家園林的傑出代表,小巧精致,主題上以表現悠遊天下、寄情山水居多,追求“不出城郭而獲山水之怡,身居鬧市而有林泉之幽”。亭台樓閣、泉石花木妩媚多姿,四時常新,力求运用高超的技巧和精妙的構思,創造出人與自然和諧的居住環境。蘇州的拙政園、網師園、獅子林便是因此名揚天下。

    而廣東地區多台風,氣候潮濕,私家園林以輕盈、通透爲主要特色,在建築形態、使用材質上也帶有濃郁的珠叁角水鄉特征。雖然廣東園林在藝術內涵上不及北方園林深厚博大,對局部的構建又不如蘇州園林那般美輪美奂,但因爲身處對外開放的門戶,一定程度上受到西式風格的滋養,余蔭山房的滿洲窗就是一例。嶺南風格和“洋味”的結合,使得廣東四大園林別開生面,具有獨特的藝術價值。 

    後人憶舊

    梁家第十八代傳人、書畫家梁紀:家族文化影響暸我

    梁園是當年我叔叔居住的地方。記憶中的梁園生活,雅淡、惬意,如詩如畫。可惜1940年,由于經濟問題,叔叔賣掉暸梁園。

    梁家以書畫聞名,現在廣東省博物館還收藏著梁園創始人之一梁霭如的《溪水深秀圖》。家族的文化氛圍令我從小對繪畫充滿嚮往。我曾組織畫家去梁園寫生,今年年初,我還回故園舉辦過個人畫展。梁家後人深受家學熏陶,大都很成功,如著名記者、時評家梁厚甫。

 

 

 

 相关内容

本页文章:华夏名园 - 广东四大名园